★(續前面「覺知與南傳禪法之區別」)

  徒:很多南傳修法也是在動作中保持覺知?

師:不一樣,它只有保持覺知,沒有當下消融,差別在這裡。它只有知道動作,知道你的念頭,然後接下來沒有了,就這樣子,所以沒有辦法破無明。然後它也沒有融入的修法、融入的觀念,密教很多修法都是我跟外在的環境融入,因為當你有了那種融入的感覺,很快就能證到法界一體。因為它就是互融的一種過程,當你慢慢地訓練到沒有二元對立,慢慢就融了,所以最後就是覺知跟一切融合在一起,就是法界同體。

徒:所以內涵差很多?

師:對。

 

★ 覺知教授即密法

(一)密教不講對治

徒:顯教中,大乘、小乘都講對治法,密教好像沒有講?

師:密教是從貪瞋癡煩惱的本身直接就轉,轉煩惱為菩提,它不是對治法。

徒:這是密教與顯教不共的部分?

師:對。像覺知的訓練,就是保持覺知,不落入二元對立,它沒有教你對治法,任何的情緒或是煩惱,當下就轉了,就把它消融掉了,然後沒有回熏到第八識,成為未來的種子,這種修行是密教才有。

徒:一般的根性沒辦法?

師:那就看他修得來修不來。

徒:一定要上根才修得來?

師:對,一定要善根深厚,要不然沒有辦法。因為平常都是煩煩惱惱,他沒有辦法當下就消融掉,如果能夠一二三就轉掉了,那就是上根。因為他的覺知力,可以越來越強,然後任何的情緒或煩惱現前,他當下就把它轉化了,那就是密教的根性,才可以做得到。所以不用斷貪瞋癡,他可以當下就把它化掉,跟覺知一起消融,就沒有了,也沒有再熏回去,因此,他平常也不會有情緒、煩惱,所以,慢慢地他八識的種子自然就清淨了。

徒:這種法門漢傳佛法沒有?

師:沒有。

徒:所以它真的是很殊勝?

師:對啊,這就是密教殊勝的地方。

 

(二)圓教不論次第

徒:如果說小乘是大乘的基礎,大乘是密乘的基礎,這樣一層一層修上來的話,在小乘的階段就已經對治、去除貪瞋癡。那為什麼到密教還要從煩惱去修?

師:如果直接修這個法,就可以轉化煩惱的話,你自然會有出離心跟菩提心,因為在覺知訓練的當下,那個菩提心就培養出來了。

徒:為什麼?

師:因為都不落入二元對立,就沒有你我他的觀念,然後你都不再被情緒、感受或是煩惱困擾的時候,你還會不會貪著世間?

徒:不會。

師:然後你那個「我」的觀念越來越少時,你自然就有菩提心了,因為有「我」的時候,我為什麼要對你好?可是沒有二元對立的時候,沒有我跟你的差別,就有法界同體的觀念,那一定是你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了。所以在這種殊勝的法門——覺知訓練的當下,其他顯教大乘、小乘的部分他也圓滿了,這才是圓教的修法。

圓教的修法,就是不跟你講次第,你只要能契入那個境界,你前面的階段就全部圓滿。因為圓教就是一圓一切圓,你這一法圓的話,其他全部圓了,這個才是圓教,你如果其他的沒有辦法圓,那不是圓教。

所以圓教殊勝的地方就在這裡,可是就是根性要很利才可以。比方我們前面講覺知,很多人就已經搞不清楚什麼是覺知了,因為平常是不知不覺,那後面進一步的修法就都沒辦法。如果一聽就懂,然後方法馬上就能用得上,就表示說,他的根性沒有太差,要不然根本沒辦法。

徒:所以說「即身成佛」是可能的?

師:對啊,密教都是可以即身成佛的。

徒:這麼殊勝!而且方法簡單不複雜。

師:對啊,像有些不識字的,傳他一個密法就成就了,他就化虹光身了。只要聽話、有信心,他就成就了。這一類化虹光身的太多了,因為他們就是心很簡單,也不識字,就是乖乖聽話,然後有信心,這樣,就成就了。

徒:只要把握這兩個?

師:對,比如上師說:你就是保持覺知,不落入二元對立,什麼東西清清楚楚、了了分明。口訣也沒有很長,他照這樣去做,止觀就成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