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師父寫日記

  師父從小的個性,就是:天底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小時候,日記中就寫到:太陽底下無鮮事,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。從小就沒有覺得什麼天大的事,沒有什麼了不起,都不會在乎。師父整個成長的過程,好像都沒有要在乎一個什麼人或事。

  師父從小的個性就是沈默寡言,大人都不知道師父在想什麼,自己的心事就寫在日記上,就是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。師父自己覺得自己到現在都不成熟,赤子之心,就是沒有社會的那種成熟,還是很天真,社會上的那一套都不會就對了。

 

★上寫作課,投稿文壇

  師父年輕時學過寫作,因為對寫作有興趣,從小就有寫日記的習慣。

  二十幾歲時,有一段時間在《文壇》寫,它是當時最有名的文藝雜誌。師父在那邊發表了很多文章,但是沒有留下來,都被師父丟掉了!

  藝專畢業的時候,想去上班,那時候認識一個剛從美國留學回台的文化大學的教授,他建議師父把作品弄成一個冊子,他要幫忙推薦,所以師父就很認真地把藝專作業的作品整理成冊。

  後來學佛之後,就覺得:唉呀!這是什麼!全部把它丟掉。那時候丟掉了很多東西,包括師父從小到大的照片。現在可以看到的那些小時候的照片,都是從師父父親那邊借來的。出家之前丟了很多東西。

  這是一個過程,因為那時候著空,覺得都是夢幻泡影、都是假的。家裡的家具也是,誰喜歡,誰就搬走!有一些很漂亮的藤製的茶几,誰要就搬走!那時候覺得好輕鬆,所以那時候師父搬家,只要一個小發財車,因為只有一點點書要搬。而且師父連床、書架都沒有,就用木板釘成四方形,一個一個木盒子疊起來,東西都送光了,很簡單。

★不建道場、不收徒弟的原因

  常有人問:「師父的道場在哪裡?」

  師父說:「在心裡,我每天帶著道場走。」

  其實,師父出家以來,就立志不收徒弟、不蓋道場。

  為什麼不建道場?一般人都會以為出家人都要歸屬於某個道場。但是,你今天有建道場,你就跟其他所有的道場對立,因為你會落在二元對立,我的、你的,就開始了。

  一切都是從這邊開始的,造業都是從這邊開始的。你一定會整天想要怎麼樣維護自己的道場,花很多心思在上面。同時,名利心就跟著來,希望我的徒弟多多,香火興旺。所以,凡夫很難,名關、利關、恭敬關,關關不過關。

  至於不收徒弟,也是同理可證。你會執著這是「我的」徒弟,如果徒弟去別的道場參加共修、課程,心裡就怪怪的,不是滋味,會覺得:你是我剃度的呢,還給我亂跑。

  況且並不是沒有道場就不能跟師父學習,其實,有善根福德因緣的人,他還是會遇到師父,像現在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安排見面。

 

★師父與外道打成一片

  真正好的修行人,別人不知道他是在修行,他不露痕跡,一點修行的習氣都沒有。因為修行也是很重的習氣,像有些人,你一看他就知道是信什麼教的,那就是習氣。所以修行人,他也會有修行的習氣,所以南老師常講就是佛裡佛氣的,身上這邊掛一個什麼、那邊弄一個什麼、加持物一堆,真正修行好的人,身上找不到任何修行的習氣,像有些修密教的人,他身上就有密教的習氣,可是真正修得好的,你就看不出來他是密教的,他也不講,根本不知道他在修密,還有那個念阿彌陀佛的,淨土的習氣也很重。

  修行就是要連那個習氣都沒有,習氣都沒有,就是說他的法執都沒有了,跟一般人一樣,而且是平常心行四攝法,同事的時候,我可以跟你打成一片,可是我不會有任何的習氣,我跟黑道混,也不會有黑道的習氣。

  師父當初能在很多的外道團體學習,還能跟他們打成一片,最主要的原因是無所求,因為所有你感召來的無形眾生,都是求來的,你心一動你想要求什麼,他就來了,你心都沒有求,怎麼樣也搭不上線。

  師父當時在太極神功,有個何師姐,一天到晚扶鑾起乩,跟著他們全省跑去辦事,每一處還沒到她就起乩。因為師父就是看起來沒有什麼意見、很好相處,人家找就走。但是師父就是跟誰都是平等心,沒有貪自瞋他,跟這些外道都是過客的緣。

 

★師父的教學,對事不對人

  師父說法對事不對人,尤其是講到有關戒律,或者不如法的事,就不要提到是哪個人、哪個道場,因為也有一些修行很好的善知識,也有相同的作法,比如賣經書、男女合眾道場,那不是把他們也一干子打翻了?沒有指名道姓就可以了。所以還是不能看表面,還是要看對方的動機跟發心,不要從事相上去評估。

 

★師父對財物的態度

  整個法界是一體的,裡面所有的東西就是來來去去,有因緣就到我這邊,改天有因緣就到他那邊,隨著因緣來來去去,都是暫時用,死的時候一毫都帶不走,沒有一個屬於你的。

  不要覺得你現在有的財物是你的,沒有,因為無我,本來就無我,怎麼會有我所,怎麼有屬於我的什麼東西呢。對於目前所受用的,我也不會覺得它是我的,養的也是別人的身體,因為都不是為自己活著,是為眾生,因此,現在所用的財物,只是來供養別人的身體而已。


◎師父出家前的經歷

  問:師父出家之前,道家也學了很多,為什麼師父後來抉擇佛法呢?

  答:我幾乎是同時一起進行的,我同時學很多,包括練瑜珈、道家、還有一些其他外道。

  問:就是只要接觸到,有因緣就去學了?

  答:對!說也奇怪,總是有人來拉,說現在有什麼,我就進去學,天帝教、一貫道、阿南達瑪伽,穿橘色衣服的那種。

  問:那時候師父就是跟他們去印度的嗎?

  答:對啊,就是那時候,就那一段時間,包括南老師那邊,就是幾乎是同時進行的。然後又學針灸、中醫、風水、算命、八字、紫微斗數的一堆。還有學草藥,每個禮拜上山去採草藥,然後跟著去義診,就是那幾年同時進行。

  所以我記得有朋友問我說:你學那麼多,到底你以後要去哪裡?我從來沒想過,因為我不管學什麼,都是發願說:我先學起來,以後可以用在眾生身上,我那時就是這樣子想的。今天有機會就學了,先學起來,以後說不定會用的上。

  所以他這樣問,到底我以後要去哪裡?學了一堆,又是這個教、又是那個教,是要成神仙?還是瑜珈大師?或者是中醫師?到底你以後要做什麼?就把我問住了,因為我好像什麼都沒有想要,我也沒有想要有一天變成很偉大的中醫師,也沒有想說要變成瑜珈大師,然後也沒有想說哪一天要成為神仙,或是要成為一貫道的點傳師,因為我也曾遇過一貫道要訓練我成為講師。就是想先學起來,以後可以幫助別人。

  反正我去哪裡、學什麼,他們都想好好培養我,像幾位道家的老師,都一直要拉我當他們的傳人。因為我的心很單純,也沒有什麼希求,心地一片空白、一片澄淨。而且任何法我都不會排斥,或者跟那個比一下、然後這個又跟那個打架、衝突。就是因為我的心一直保持很單純,因此,學什麼都很快,很快就相應、很快就契入那個境界,所以每個老師都很喜歡我。

  問:可是後來師父還是有選擇?

  答:我就選擇佛教!

  問:我們一般人學佛就會排斥其他邪魔外道、邪師說法,師父沒有那種想法?

  答:我從學的過程就沒有,我不會去分別、排斥。

  問:這點很特別,一般人不是這樣。

  答:不會去分的,什麼是什麼,我都很清楚,但是我不會去互相去比較、或排斥,不會。

  問:有些人還會儒釋道一同弘揚,師父學這麼多,居然一出家就沒有參雜,是有什麼原因?

  答:既然已經決定要走這條路,就必需要專注。因為無論選擇任何一個,都是要一輩子。就像中醫,要成為一個很偉大的中醫師,必須要一輩子鑽研所有的醫書,而且一輩子可能都不夠。所以如果只選一個,一旦下了決定,你就必需要全心全意就投在那裡面。佛法有三藏十二部,大藏經要三年才算翻完,內容還沒有看,因為太多了,你怎麼可能再去搞其他的?不可能再雜了。我如果那時候選擇道家的話,就可能所有道家的典籍都唸過。如果是走瑜珈路線的話,有關印度的理論到實際修持的所有理論,都要精通。那都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。所以你一輩子只能選擇一個,其他就要停下,不然怎麼辦?拼一個都已經拼到「無膽」了。(註:師父因為白天教課,晚上寫稿,日夜無休,因此得膽結石,整個膽囊都拿掉。)

  問:太累了!

  答:對啊,因為你要拼一個的話,都是要全部的心力、全力以赴,就是這樣子啊!

  問:師父的意思就是說,那時候如果沒有選擇佛教的話,別的也一樣,沒有差別,反正就是生生世世度眾生?

  答:對我來講是沒有差別。

  問:如果師父是選擇瑜珈大師的話,就用那個方式來度眾,或者下一次就選擇道家來度眾,都沒有關係。

  答:對!每一次可能就選一個,對我來講沒有差別,都是利益眾生,都是不離菩提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