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前言】 成就者的傳記其實沒辦法寫

淨雲、淨方法師整理

  去年南老師往生,聽說在前一週,從來不寫自傳的南師,突然要學生紀錄其口述生平,預寫傳記。但是後來南師就入定直至圓寂。聽過南師講課的同學,都知道,南師的生平經歷甚為精彩,沒能一睹,頗感可惜。

  之後某一日,突然想到,應該趕快祈請師父寫傳記,可別等師父不在了才後悔。因為但凡親近過師父者,都知道師父從小就殊於一般孩童,乃至於成長經歷、修行過程,肯定相當非凡且能激勵我等後學弟子向道之心,但是師父一貫淡然地說:「我沒有什麼好寫的。」

  略感失望,但這就是師父。

  在他老人家而言,一切好像都很自然就成就了。對於修行這件事,簡直沒有個「難」字,不管什麼法門,甚至於外道法,一般人經年累月還不能修出個名堂。師父似乎總是聽到、學到,一修就證到。這種所向無敵的功夫哪能不令弟子欣羨、仰望呢。如果能從師父的生命軌跡來尋求其要訣,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途徑。

  後來,在師父的大智度論中,就聽到師父說:其實很多大成就者的傳記是沒辦法寫的,因為他整個修行的過程、境界,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,寫下來也是多所誤解。所以縱使寫也很簡單,就像龍樹菩薩,他雖然是大乘八宗共祖,一位了不得的祖師爺,但是他生平的紀錄也很簡單。

  原來如此,恍然大悟之後,再跟師父請示,師父說:鼓勵後學的部分可以寫,就是一些正確且重要的思想觀念、日常的行誼,要寫就寫這類有提醒、警惕作用,或是示範作用的部分。

  盡量不要去寫幾歲幹什麼、幹什麼,那個流水帳就是沒什麼好說,可能就是精神上的、思想上的,那個比較有價值、比較值得流傳。